• 首页
  • 产品中心
  • 服务项目
  • 媒体报道
  • 产品中心
  • 新闻资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媒体报道

    你的位置:王牌彩票 > 媒体报道 > 只有500万人口的挪威何以霸榜冬奥?先快乐运动,再科学训练

    只有500万人口的挪威何以霸榜冬奥?先快乐运动,再科学训练

    发布日期:2022-04-13 21:07    点击次数:71

    记者 | 刘子象

    北欧国家挪威在冬季运动上具有绝对的霸主地位。

    自1924年首届冬奥会开始以来,这个目前只有540万人口的国家已经赢得了368枚奖牌,其中包括132枚金牌,位列冬奥史第一。在2018年韩国平昌,挪威赢得了15个大项中的8个项目的奖牌,拿下创纪录的39枚奖牌,其中14枚金牌,位列奖牌榜第一。

    据体育数据公司Gracenote预测,本届北京冬奥会,挪威有望蝉联奖牌榜第一,将赢得44枚奖牌,其中包括21枚金牌。越野滑雪是挪威最具竞争力的项目,预计赢得该项目36枚奖牌中的三分之一,在冬季两项项目中也将赢得33枚奖牌中的9枚。仅仅这2项奖牌总数就将超过20枚,超越德国、美国、加拿大等其他冬季运动强国。另外,挪威在跳台滑雪、北欧两项和高山滑雪项目中也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加拿大非盈利组织Own The Podium首席执行官梅克林格(Anne Merklinger)表示,对于顶级冬季运动国家来说,至少要在两个以上项目上占优势才能称为真正的霸主。

    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环境无疑是冬季运动的先决条件。国土狭长的挪威地处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山脉贯穿全境,山区野地众多;这里还有着漫长的冬天和大量降雪,每年10月至次年2月,挪威到处都被白雪覆盖,整个国家就如一个大型滑雪场。

    但对于冰雪运动这个“烧钱”的项目来说,地理条件优越显然不够保证其成功。挪威经济发达,依靠石油天然气积累了大量财富。挪威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石油、天然气出口国之一,石油输出量仅次于沙特和俄罗斯。强大的综合国力保证了它拥有雄厚的财力发展冰雪产业。

    但这些不足以解释挪威在冰雪运动上的成功。

    一种生活方式

    冬季运动在挪威有超高的国民度,在挪威民间谚语中,他们是“带着滑雪板出生”的国度。

    从幼儿园开始,挪威孩子们就被鼓励进行户外运动。加拿大越野滑雪世界冠军克肖(Devon Kershaw)常年住在挪威,他在接受加拿大《全国邮报》采访时说,如果气温不低于零下15摄氏度,孩子们一天中80%的时间都会在外面度过。在这种环境中长大,会觉得“呆在屋里很奇怪”。

    孩子们很早就加入了社区体育俱乐部,在这里他们充分享受运动的乐趣而不是竞争。据加拿大报纸《环球邮报》,挪威俱乐部不得保留13岁以下儿童的联赛排名,甚至不得记录分数,该年龄组也没有个人排名或全国锦标赛。

    俱乐部是挪威体育运动的支柱。挪威驻华使馆公使衔参赞汤柯纳在接受北京冬奥组委官网采访时表示,挪威的冬季项目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挪威有近12000家本地的运动俱乐部。

    “我们不管是每一座小村庄,再小都会有志愿者以及赞助商组织的体育俱乐部,这些都是在挪威体育协会的领导下进行的,93%的挪威孩子和年轻人都至少参加了一家本地的俱乐部,并且会经常参与冰雪项目。” 

    在俱乐部中表现出天分的青少年,可以被选定专注某项特定运动,并接受高水平的指导。但即使是在某项运动上才华横溢的孩子也会经常参加其他运动。

    今年26岁的挪威跨栏奥运冠军沃霍尔姆(Karsten Warholm)在去年东京奥运会上打破了400米栏世界纪录,但他直到20岁才专注于跨栏,数年间他参加的都是十项全能比赛。挪威国家越野滑雪教练赫特兰(Tor-Arne Hetland)在2002年冬奥会上获得了越野滑雪金牌,除了滑雪,他小时候几乎尝试了所有运动,短跑、铁饼、标枪和足球。他说:“我们夏天踢足球,冬天滑雪。这很正常,现在仍然如此。”

    不作为致富手段的内驱力

    挪威只有一个国家体育组织——挪威体育联合会。它监督全国55个体育联合会,以及挪威奥委会、残奥会和特奥会。国家彩票公司Norsk Tipping将彩票收入的64%(每年约4亿美元)用于资助联合会。另外,彩民还可以将其投注本金的7%捐赠给选定的俱乐部。

    国家层面,挪威还成立了一个名为Olympiatopen的精英体育中心,主要注重对高水平运动员的培养。该中心集中了教练、训练、体育科学和技术、生理学和营养方面的专业知识,并每天与所有国家体育组织分享。

    除了公共资金,来自社会上的企业援助也是挪威体育事业的重要发展动力。同时,挪威企业对业余体育的理解和重视程度也很高。

    挪威亿万富翁Kjell Rokke是投资公司阿克尔(Aker)的CEO,他投入数百万克朗赞助国家越野队,条件是运动员要参加健身推广活动。根据要求,阿克尔公司的员工如果每月运动10个小时,就有资格赢得一次旅行。在这个为期三天的训练营旅行中,他们将与国家队运动员一起运动。此举目的是减少公司员工的病假,员工少请病假节省下来的钱足以用来赞助国家队。

    Olympiatopen精英体育中心负责人奥弗雷勃(Tore Ovrebo)表示,在挪威,把体育作为一种谋生工具或致富手段并不常见,没有这种驱动力,很多运动员可以实现真正的自我激励:“这与我们组织社会的总体方式有关,人与人高度平等,福利水平高,所以大量的孩子有可能选择体育作为个人发展的方向,这种发展方式不是很另类,也不是非常贵。”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2020年挪威人均GDP达到6.73万美元,位列世界第四,是北欧五国的首位,经济总体量则是北欧第二。在联合国公布的2021年世界幸福指数报告中,挪威排名第一,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

    共享的专业知识系统

    在奥弗雷勃看来,挪威体育系统的特殊之处在于,拥有一个可以共享的专业知识系统:“我们已经将发展高水平运动的最重要因素系统化,各运动项目之间也相互学习,这是一个合作的体系。”

    已退休的加拿大速滑运动员杰里米(Jeremy Wotherspoon)现在是挪威国家队教练,他表示自己经常与跨栏运动员和教练交流,进行不同运动项目之间的知识转移和共享。

    据加拿大《全国邮报》,虽然投入了时间、金钱和专业知识,但挪威官方更愿意淡化这些投入的结果和重要性。在谈到北京冬奥会的目标时,奥弗雷勃表示,尽管他们对赢得奖牌寄予厚望,但奖牌不是重点,关键是要有好的表现,“玩得开心,成为朋友,如果我们做到了这些,自然也会带来很多奖牌。”

    奥弗雷勃表示,享受快乐、尊重和每天进行艰苦训练之间并不矛盾:“我们正努力发展一个良好的人才库,确保其中有健康且快乐的人才储备,然后我们再进行专业的艰苦训练工作。”

    奥弗雷勃自己的奥运生涯也是典型的挪威模式。他参加了1988年奥运会的赛艇比赛,但他是踢足球和玩手球长大。13岁那年,他和朋友去了一家全是奥运选手的赛艇俱乐部,这些奥运选手成了他的教练。教练告诫他,如果忽视学业,就会把他踢出俱乐部。“在挪威,我们是在培养公民,而不仅仅是运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