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产品中心
  • 服务项目
  • 媒体报道
  • 产品中心
  • 新闻资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服务项目

    你的位置:王牌彩票 > 服务项目 > 礼物不要刷那么多!一级演员直播亮相,被粉丝的热情“吓到了”

    礼物不要刷那么多!一级演员直播亮相,被粉丝的热情“吓到了”

    发布日期:2022-04-16 20:14    点击次数:134

    " 抗疫情家中待,我们齐心保上海 ……"3 月,刚结束连续演出的丁小蛙马不停蹄回到了自己的抖音直播间。她将毕派经典《红色医生》等唱段改编成 " 抗疫版 ",为防疫加油鼓劲,还与其他的戏曲演员们线上连麦、组织群唱会,在直播间为同样宅家抗疫的观众带去难得的放松。

    " 我身上肩负着传承的责任。" 一级演员丁小蛙是越剧舞台上的名角儿,身为毕派传承人,她一直在探索着现代越剧的创新。

    丁小蛙从 12 岁开始登台演出,是公认中生代最优秀的毕派传人之一。在进行越剧表演的 30 多年里,她曾突破性地将三国戏搬上舞台,主演了多部大戏,如今,她将全部精力都放在越剧的传承和发展上——海外巡演,公益教学,以及线上表演普及。

    线上群唱

    2020 年因疫情中断海外巡演后,她在抖音(@越剧毕派小生丁小蛙)直播间找到了戏曲传承的新方式。只要有时间,她就会打开直播让戏迷们一饱耳福。在上海越剧院的官方直播间里,丁小蛙也时常出场担当主播。她鼓励同行和后辈积极探索戏曲传播的新思路,在她的影响下,弟子们也纷纷进驻抖音进行直播。

    丁小蛙说:" 吸引新的观众关注越剧,这门小众的传统文化才真正有新的生命力,这是直播在当下最可贵的价值。"

    一门流派的传承

    丁小蛙 1972 年出生于浙江乐清。由于优秀的嗓音和身高条件,她 14 岁被乐清越剧团选中,送往嵊州艺校深造。1988 年,丁小蛙进入乐清越剧团工作,那几年,江浙的越剧演出市场很红火,几乎每天她都有两场演出。当时她唱尹派,20 来岁,就成为了剧团的当家小生。

    1995 年,丁小蛙趁着到上海探亲的机会,直奔上海静安越剧团,想看看憧憬已久的越剧名家们。机缘巧合之下,她在那里遇到了静安越剧团的两位团长,两位团长想把丁小蛙这个人才引进上海,她仰慕已久的名家毕春芳老师也在面试时关注到她的天分。上海浓厚的越剧氛围吸引了丁小蛙,她决定离开家乡去 " 沪漂 "。

    随后,丁小蛙正式被引进上海静安越剧团。排第一出戏就是大挑战——她要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改学毕派,负责指导她的是毕春芳的大弟子杨文蔚。

    9 月的首场演出,丁小蛙赢得了观众的认可,认为她很好地传承了毕派的唱腔。毕春芳决定收丁小蛙为徒,毕派已经很多年没有收过新的学生了,毕春芳当时在丁小蛙身上看到了 " 后继有人 " 的信心。受到恩师的点拨,她的进步很快。

    但没过几年,演出市场就变得不景气,剧团的运营也变得困难。进入上海越剧院后,作为这里唯一的毕派小生,她却面临着无戏可演的状况,为数不多的演出机会只是跑龙套。巨大的反差让她不知所措,这种情况持续了两年。

    越剧各个流派传承不易,演员们都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王派花旦王志萍主演的《蝴蝶梦》临演前,原定的小生演员因故缺阵,她邀请丁小蛙挑梁救场,这次机会成了丁小蛙戏曲生涯的转折点,从此,她担当主角的演出机会越来越多,毕派再次唱响上海。这让毕春芳感到欣慰,觉得当年没有看错人。

    静安越剧团解散后,毕派艺术保护、传承和发展的压力很大一部分落到师徒二人身上,毕春芳将自己的心得口传身授,不放过每个排演的细节。2016 年,丁小蛙要演毕派经典《卖油郎》,时年 90 岁的毕春芳还督促丁小蛙,要专门找买早点的小商贩,实地去观察他们的情态。

    数年来,丁小蛙与恩师情同母女,恩师去世后,丁小蛙倍感伤痛,整理好情绪,她便投入到纪念恩师的系列演出中,传承的重任接了过来。

    按下暂停的越剧演出,在直播间重启

    越剧的传承和发展是丁小蛙从事所有工作的出发点。

    在戏迷眼中,国家一级演员丁小蛙是公认中生代最优秀的毕派传人之一。至今,她不但出演了很多经典大戏,还塑造了众多全新的舞台形象。大家都戏称她还是 " 青年演员 ",因为她对工作还保有十分的热情,长期海外、国内的巡演和专场连轴转。

    2015 年,她创立了公益性的越剧传承组织——徐家汇汉越儿童越剧团,致力于培养下一代 " 小越人 "。

    2020 年,新冠疫情爆发,线下的演出和活动都取消了。工作停摆,无法排练、演出,对于戏曲演员来说是件焦虑的事,最直接的影响是演员们的收入,一些民营剧团的演员直接面临 0 收入的困境,专业剧团的演员们也只能领到基本工资。很多越剧演员都在家玩起了抖音直播,不光吸引了网友的关注,直播的收入还缓解了很多人的经济压力。

    丁小蛙的学生直播了几天,觉得好玩,就建议老师也来试试。她以前在抖音发过一些短视频,但不怎么会玩。一开始她不敢尝试直播,觉得那是年轻人玩的东西。学生告诉她,看直播的人不少呢,她觉得挺好,这对于戏曲来说是个新鲜舞台,她鼓励学生:" 既然有人看,那就好好播下去吧。"

    在家待了一阵子,也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什么时候能出门,丁小蛙就想,那么就当是在家练练唱,在没有专业设备的情况下,她就把手机拿在手里,用前置摄像头开播了,头一次就这么举着手机在直播间聊了一个小时,没想到有 2000 多人来捧场。

    " 很出洋相的。" 她觉得和观众聊着唱着很有趣,但一开始总觉得像演出,一开播就正式得很。和上台演出不一样,直播需要和粉丝多互动,起初有粉丝觉得,丁小蛙这样的国家级演员好像不够接地气,跟他们不太会互动,丁小蛙于是去看其他越剧演员是怎么播的,慢慢放松下来,唱一会儿,聊一会儿。大冬天坐在家,紧张得浑身是汗。

    后来她也添置了专业的话筒和声卡,通过一段时间的直播,粉丝越来越多,既有熟悉她的老戏迷,也有新粉丝。线下演出恢复之后,丁小蛙的一部分精力又回到剧团的工作中,但她只要有空,就会打开直播看看,尤其是年轻一代的越剧演员,她特别关注。

    发现直播对于戏曲传播的帮助后,丁小蛙开始建议更多的学生加入,她的三位学生都在她的支持下坚持在工作之余做起了直播。去年,她本来停播了一段时间,为了引导学生,她又重新开播,陪着学生一起连续播下来,直播间的人数又上升到七八百人。

    学生都在各自的剧团工作,丁小蛙有时就在抖音和学生连麦互动,看出什么问题,就直接在线上教唱,意外地方便。专业性强的互动也吸引了不少戏迷。自己在抖音上看到粉丝特别多的越剧主播,她会特别开心,数据说明了越剧在线上从小众走向大众的趋势。

    现在线下的演出机会变少了,年轻人在剧团的发展很辛苦,丁小蛙感到,直播确实弥补了他们缺少舞台机会的遗憾,给他们更多坚守在戏曲行业的信心。

    新观众就是生命力

    毕派 " 表演轻松、唱腔轻松、状态轻松 " 的理论和精神深深根种在丁小蛙心里,对于学生来说,她既是专业要求高的严师,又是在事业上给予各种支持的后盾。

    她关注到,年轻的主播也更能吸引年轻观众的关注,她鼓励年轻人们一定要坚持下去,流量不高的时候,学生也有点沮丧,她很明确,一定要把线上的传播也坚守下去,新的观众走进直播间,再走进剧场,才真正给越剧带来全新的生命力。

    丁小蛙直播的时候,很多观众都是越剧的老戏迷,他们在抖音上 " 偶遇 " 名角丁小蛙,特别惊喜。很多粉丝在直播间给她刷礼物,她还有点过意不去,总是要粉丝们 " 不要刷那么多 "。

    近几年,线下的戏曲演出市场很艰难。一部分越剧演员在 " 无戏可演 " 的情况下无奈转行,作为前辈,丁小蛙也很心痛,但生计确实是很多演员遇到的困境。她和徒弟交流直播的状况,得知直播的打赏收入能和他们在剧团的收入差不多。依靠直播,很多戏曲演员在疫情后收入锐减的状况得到缓解,让原本迷茫的年轻演员们有了继续坚守这份职业的自信。

    今年,丁小蛙忙于巡演,好一阵子没有直播。她不忘邀请剧团的搭档们一起拍了短视频发在抖音上,宣传他们的线下演出。在直播间许久不见她的粉丝们看到演出消息,纷纷走进剧院。

    3 月,演出暂告段落,她回到上海休息。看到家里直播的设备都乱掉了,要重新调试,她又忍不住去调试设备,准备再次开播。看到上海的防疫形势严峻起来,她很快组织了直播间里的群唱会,用直播的形式陪伴着线上的网友们。

    今年 1 月发布的《2021 抖音数据报告》中,越剧排在 " 最受欢迎的十大非遗项目 " 第二名,越剧在线上的火热让丁小蛙看到了越剧传播下去的希望。2022 年 4 月 14 日,抖音发布了戏曲扶持计划,未来一年,将帮助 10 个院团、1000 位专业戏曲演员打造第二剧场,传承弘扬传统戏曲文化。可以想见,这一举措将帮助戏曲艺术在线上舞台更好地发展传承。

    此前,丁小蛙每年都要在海外演几场,这几年因为疫情,海外的演出也很难去了。身在海外的演员最近都对丁小蛙说,羡慕她在国内,能在抖音开直播唱越剧,他们也很想和戏迷们在直播间互动。

    在丁小蛙看来,戏曲在世界范围内依然是受众非常小众的艺术,而一门艺术要得到更好的发展和传承,最要紧的就是有更多的人来弘扬、传播。

    在培养人才、促进传播的工作上,丁小蛙不遗余力,剧团也开了官方直播间,她不光自己播,还活跃在剧团和亲友们的直播间里。" 对于越剧文化的传播,打破地域和年龄的限制,一下子能吸引几千几万名观众来看,这个舞台是很功德无量的。"